冷西皮冷冷冷

【苍摩x索尼娅】灼伤 试阅

梦中的她在奔跑。

 

呼吸急促,动作间失了平稳的节奏,一滴汗顺着脖颈滑落,大口汲取着氧气,她慌不择路地逃亡。

 

然而追在她后面的并非什么形态狰狞的可怖怪物。

 

不过是些眼神黯淡的人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。

 

她猛地停住脚步,望着前方不远处的那个身影,垂落在体侧的手指不禁颤抖起来。

 

那个身覆南十字星圣衣的男人向她笑了笑,温暖的笑容间带着些许无奈,就像之前的无数梦境一样,再次向她提出了那个问题。

 

“为何要战斗?”

 

“…”面具下的她将双唇抿成冷硬的线条,沉默。

 

“你这拳头应用于守护自己珍视之物才对。”

 

“那是自然!”她冰冷地回答,“我身为新世界的王——伊甸的姐姐,我会倾尽全力来帮助父亲大人实现他的计划,然后看着我的弟弟登上王座。”

 

男人摇摇头不再说话。

 

“……只是个亡灵的幻影而已,你已经死了。”她冷笑,“给我消失吧!”

 

她的话语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,在无数星火中,他的身影开始化成无数金芒,最终彻底消散。

 

都是假象…

 

索尼娅睁开眼,收紧手指,感受到掌心中那被染上了体温的坚硬晶体,一直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。

 

再无睡意,大脑因长期缺乏休息而微微刺痛,她握紧手中的圣衣石,走到梳妆镜前。将碎发别到耳后,她望着镜中眼下泛着青黑的少女,似是要说服谁般轻声呢喃,“你是马尔斯的女儿,你不能懦弱,索尼娅。”

 

是的,不能迷茫。

 

她必须坚强,协助她的父亲实现理想,守护她的弟弟…那般善良的伊甸,她怎么能让他的双手沾染血污,背负上不该属于他的阴霾?

 

这就是她存在的全部理由。

 

她拿起桌面上的面具,冰冷的金属遮掩住少女的面容,也隐藏起一切的情绪,于是她就又成了那个从不动摇的战士,黄蜂的索尼娅。

 

夜还很长。

 

她穿过昏暗的回廊,走出城堡。众星黯淡,漆黑穹幕上孤零零的月看起来有些寂寥。

 

不知不觉间,再次走到了那里。

 

自那天起,在晚上无法安眠的时候便会走到这座高塔之下,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…

她环抱起双臂,将全身的重量交托于身后冰冷的墙壁,闭上双眼,耳中似乎还能听闻到那一晚安抚心灵的空灵歌声。

 

不知名的温柔歌谣,伴随着歌声晕散在心中的光之点滴,她回味着那清浅的温暖,突然目光一凛,透过面具看向左侧的方向,尖锐的指甲威胁性地抬起“是谁!”

 

“索尼娅大人。”来者身形高大,额头正中有一处十字伤疤,狮子座的圣衣在黑夜中划过金芒。

 

她看着他,慢慢垂下手,淡淡道,“狮子座的迈锡尼,有什么事吗?”

 

“巴别塔计划就要开始,美狄亚大人命我来通知您做好准备,作为白银圣斗士的统领来协助您的父亲。”

 

“知道了。”说完,她皱起眉,抬头望了眼高塔之顶,问道,“伊甸他…还没有回来吗?”

 

“是,伊甸大人仍在Palaestra。”

 

“让他快些回来吧……身为新世界的王,也是时候结束那些没有意义的玩乐了。”

 

迈锡尼点头,“雅典娜---阿莉雅也要转移,这里很快就会空下来。”

以雅典娜为名的那个女孩也很快就要将她的一切奉献,永远只能如笼中鸟般,用她那独一无二的光实现马尔斯的目标。

 

她怔了下,随即沉下声音,金属制的面具看起来越发冷硬,“你考虑的未免太多,迈锡尼。这些变化对我而言…”

 

她迈动步伐,靴跟踏在地面上发出微响,樱色的长发随着动作扬起好看的弧度,在与迈锡尼擦身而过的刹那,她开口,语调平静。

 

“…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
TBC.